来自 牛竞技电竞 2019-05-23 18:52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牛竞技 > 牛竞技电竞 > 正文

实打实的小武,尽管实际的近乎狠毒

贾樟柯的现实主义只是将小武的遭遇塑造成失意落寞的年轻人,安静的呈现在电影中。在影片的结尾,小武被手铐拷在街边,围观群众无数,一个故意穿帮的主观镜头,让周遭的看客的目光与正在观影的人们相遇,我们眼中窥到的麻木与无奈正是小武当时的心境,俯视镜头下的小武是如此麻木的看着周围的人群,而作为被社会边缘化的人,小武被所有的人疏远,朋友的嫌弃、心爱人的不辞而别、父亲的大骂和赶出家门让小武一直处于崩溃的边缘。 影片反应了中国当代的现实,通过小武的真实生活反应了当时严打的社会背景,长镜头的运用是影片更加具有真实感,在影片结尾的字幕上“无职业演员”更可以靠近生活,贴近观众。就是在这样新现实主义的拍摄下,小武的一生才可以被更好的反映,《小武》才可以走向大银幕,成为经典。

    《小武》是新中国第六代导演贾樟柯的第一部故事片作品。这是一个独立电影,或者说,地下电影——事实上,到目前为止它还是只出现DVD版的“禁片”。从这点上来讲,《小武》根本没有任何可盈利的票房收入,自然不可能吸引到大的投资,也不会是什么大制作。但是,正是这点,从头到尾贯彻了导演的执着,使得本片有着近乎纪录片的真实感,从而给观众带来强烈的心灵震撼。
    《小武》的故事情节十分的简单,讲述了在山西的小县城中一个集小偷流氓无赖诸多特点为一身的普通人的一段经历。但是,导演对于纪实美学的尊重与领悟,将一个平淡无奇的普通人的故事赤裸裸的剖析在观众面前,挖掘出了社会现实的冷漠与残酷。影片的所有镜头都像是被褪了一层颜色一般,丝毫没有一般电影中或是黑白的纯粹或是彩色的亮丽。在这种灰蒙蒙的镜头下,是没经过任何修饰的真实的社会状态,是山西汾阳这个小县城最本质的生活方式。导演不将精力放在保证镜头精细干净漂亮这些问题,而是将观众的注意力引到这些粗糙的画面背后原始的本质上,用粗犷换取纯朴真实。在这样不经掩饰的拍摄中,被应用于全篇的突出的多个长镜头又是被大家津津乐道反复咀嚼的:台球桌周围的打闹,小武偷橘子的过程,在梅梅床上二人的交谈,浴池中莫名其妙的放声歌唱,以及影片结尾时众人围观……包括以上这些在内的众多长镜头深切的反应了贾樟柯对于纪实美学的追求。电影的纪实美学要求以忠实的、客观的态度摄录生活,保持生活客体的完整性,力求逼真地再现生活的本来面貌。《小武》中一系列看似冗长无味的长镜头正是因为其客观完整的叙述,为观众提供了大量思索的空间,就影片中主角的命运的沉浮以及其反应的社会问题展开探讨。
    影片中的光线的运用也可以说是“惨不忍睹”。完全不理会一般电影拍摄时的光线要求,贾樟柯将平常人生活中最普通的光照亮度直接拿来作为道具(有的时候甚至连平时的亮度都达不到)。这种明亮非明亮阴影非阴影的状态在胶片中展现的与其说是纪实性,我觉得倒不如说是导演给小武定的一种感情基调,颇有些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意思。小武的生活是这样的昏暗,整个县城也是如此。既不能光明万丈,也不算漆黑一片,就这样在夹缝中求生存。这样的光线加上上文叙述的那种场面调度,就让影片中的小县城从一开始就流露出腐烂的味道和畸形的生机。
    第六代导演多是在改革开放前出生,在改革开放后接受电影教育的。他们生活的时代正是中国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特殊时期,他们亲眼目睹并经历了在转型过程中社会出现的各种问题和奇怪现象。改革开放前后的历史是一段发人深思的历史,他们在意识形态上受到的了来自时代的极大冲击,伴随着社会的转型而来的是价值观、人生观的变化,他们承受了时代转型在精神上的创伤。而作为一个内陆地区农村出身的孩子,这种经济快速发展,精神缓慢向前的矛盾长时间的围绕在贾樟柯成长的环境中。在拍摄《小武》的过程中,导演必然将自己想要揭示的社会现实加诸于这部故事片中。因此,称《小武》是导演记录自己所认知的社会状态的“纪录片”其实也不为过。
    在整部影片中,我认为在纪实方面最为出色,最有新现实主义特征的就是声音的运用。据说为了达到这样的声音效果花费了影片三分之一的预算。整个影片几乎没有任何外部后期的配音。所有或是反映人物矛盾或是反衬角色心理的音效(包括音乐,电影电视音效等)都是拍摄现场自带的。这种来源于现实的效果讽刺意味极浓,譬如开篇的带有黄色意味的二人转段子,就是对县城畸形的物质文明发展精神文明落后的有力描写,也是对小武后面“爱情戏“的一个铺垫(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而在影片中不时出现的广播告示声,又是对小武扒手身份的提醒和对小武结局的暗示。除了这些,在长镜头中对于非对话声音的各种外部杂音不遗余力的录制,则是导演对于”真实“的忠诚记录。,梅梅打电话时旁边刺耳的电锯声,小武和梅梅坐在床上谈话唱歌的时候窗外不时传来的拖拉机声,都比单纯的清晰的人物交谈要真实的多,也更加体现了新现实主义的社会性与真实性的特点。这些杂音和大段大段的长镜头结合起来,构成了现实生活中真实的场景,让观众更加有代入感。吸引观众的是这些活生生的人和活生生的事。这种活的气息也正是贾樟柯想要表达的内容之一。
    《小武》的真实引起无数观影者的热烈讨论。很多人都纠结于《小武》中的社会和人。由于影片中场景的真实运用,演员的本色演出以及导演化镜头为眼镜化眼镜为镜头的真实性,让很多人在小武身上,小武周围,以及小武生活的环境中找到了自己过去的影子。无数人赋予小武无数种隐性特征,有坚强的脆弱的生来卑贱的骨子高傲的重利益的重情义的封闭自己的排斥他人的……无数的人把小武,或者说一部分小武看做了曾经的自己。“等他结婚的时候给他六斤钱。”如此淡然的说出如此豪迈的话语,这样的小武,是有血有肉有骨头的。观众们看到这样的小武,除了同样的怒其不幸哀其不争之外,估计也有一丝尊重吧。谁都是需要尊重的,即使低贱如小武也是一样的。
    影片的结尾是十几年来一直被人反复咀嚼的。即使是法国“新浪潮“的前沿阵地《电影手册》现任主编夏尔戴松也在评论文章《爱与微笑的时节》中用了大段的篇幅讨论最后这个长镜头的用意。这种故意陷害围观群众成为拍摄主题的做法给观众带来的却是最大的现实冲击。观众迷茫在“我是冷漠的围观的人”和“我是被冷漠围观的小武”两种残酷的角色选择中不能自拔,直到最后也不能分清到底自己的定位在哪里。夏尔戴松在评论的最后说:“摄影机的存在是为了被忘记,而它被忘记是为了更好地存在。使《小武》产生这种生命活力的感觉,来自记录在每一个镜头中的内在搏动。”导演对于摄像机的运用把蕴含在影片中的纪实美学彻底的翻了出来,而这也让贾樟柯成为第六代导演中最突出的人之一。“他这部影片标志着中国电影活力的复苏。”夏尔戴松如是说。

《小武》是一部格格不入的影片。这种格格不入,在于它的诚实。

主角小武,过着在城市与乡村之间漂流游荡、以盗窃为生的平凡生活。但当社会的巨变、时代的变迁来临时,周围的人们都在改变。貌似所有的一切都在前进,只有小武止步不前,于是他被时代所遗忘和抛弃。影片用粗粒的镜头就像拍摄纪录片一样,记录着面对剧烈转变社会的边缘人的生活。强烈的写实风格、浓厚的生活气息,如同格雷戈尔评价的那样——还没有一部电影像《小武》那样诚实地表达了正在活着的中国人的气息。

贾樟柯以一种“零度叙事”的态度,摄影机扮演着旁观者,以平视的角度、长镜头的运用,客观的观察着小武的生活。因此镜头中的一切都显得自然流畅,更符合生活。

从小武的三组人物关系:亲情、友情、爱情的变化中,我们看到的绝大多数是失望。但是影片却处理的很平淡,包括演员的表演,情绪上也很少大起大落。但是他是否真的就没有感情呢? 他有。只是感情并不一定要用音乐、眼泪或其他的来渲染。贾樟柯纪实的影像风格使他选择了用少戏剧化的情节来表达,把这些都让位给了空间、氛围的建构和营造。

因此,在《小武》中,空间和环境是会说话的。

影片中我印象最深的一个镜头就是在结尾处,行窃未遂的小武被民警拷在街边的一根钢缆旁。他先是窘迫地蹲下,低着头,然后开始焦灼地四处张望。镜头随着他的眼睛一转,面对一帮沉默的围观群众。有好奇的、指指点点的。

“我们从小武的眼里,看到人群围过来,看到所有人的目光,听到所有人的话语。我们已经明白了那种局促和危机感”。

这种情真实、有力、直击人心,不用过多的赘述,我们已经体会到了那份沉痛与无奈。

第一遍观看完影片时,你也许会以为它体现的只是一个小偷徘徊于社会边缘的真实生活。但到了第二遍、第三遍,你会发现“小武”不仅是“小武”,他或许也是挣扎在城市与乡村、残酷现实与虚无幻想之间,面对时代变迁手足无措的芸芸众生。换言之,这种“苟且偷生”的体会我们并不陌生。

这时,你再看看影片结尾。你会觉得镜头中的围观群众,仿佛是在透过镜头审视着我们。尖刀般的直视,剥落了一个边缘人最后的尊严,也映照出我们漂泊无着落的内心。

这样的结尾处理很像是在致敬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电影的代表作之——《偷自行车的人》。同样没有台词,没有音乐,只有周围的环境声,但我们却可以在他们的表情神态中读出些什么。包含在这其中的情感,更具有一种现实感和真实感。贾樟柯以其独特的视角与敏感的心态切入现实,作为一位中国当代生活的诚实观察者,记录下在窘迫的生存环境和压抑状态下,人性的复杂、生命的艰辛与愉悦,和时代在每个人身上留下来的烙印。

从《小武》中我们可以看出,贾樟柯在面临时代迁移与都市纷扰时,迷茫与焦躁、自我的拷问与沉思充斥在他的心灵深处和生活空间。但不同于其他“第五代导演”的或沉醉于“自恋式情怀”的书写或一味的边缘与反叛,他关注平民与底层人民,温馨传统的乡土乡情是他心中永远的念想。因此他的作品中总是充满了浓厚的人道主义精神与现实主义情怀。

贾樟柯曾说“当一个社会急匆匆往前赶路的时候,不能因为要往前走,就忽视那个被你撞倒的人。”显然,在《小武》中体现的是小武被时代遗弃并撞倒的人生,表现出贾对弱者的关怀和体恤,用小人物的故事烛照当代中国的时代特征图与生活变迁。而这种特征也延续到了他之后的许多作品之中。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查理布朗小朋友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牛竞技发布于牛竞技电竞,转载请注明出处:实打实的小武,尽管实际的近乎狠毒

关键词: 牛竞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