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牛竞技电竞 2019-08-01 18:3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牛竞技 > 牛竞技电竞 > 正文

龙爷为自个儿庆祝了,争执的缺憾

友情提示:非腐勿入。

《我的团长我的团》,书和电视剧交叉着看完了,之后好些天心里很压抑,总是不经意就想到当中的人物,当中的片段,很沉重。其实,和很多观众一样,我也是因为迷《士兵突击》才期待着《团长》的,看到一张张熟悉的面孔真的很兴奋,孟烦了是史今,龙文章是袁朗,迷龙是高城,郝兽医是许三多他爹,不辣是许三多他二哥,康丫是齐桓,克虏伯是老魏,虞啸卿是五六一,张立宪是吴哲,唐基是成才他爹,陈主任是团长,余治是白铁军,“书虫”是马小帅,还有孟烦了做逃兵时看守他的甘小宁,最后露了一面的成才……可看着看着,《士兵》里的影子渐渐模糊了,而《团长》中的角色却逐渐清晰起来,直到基本忘了想起他们在《士兵》中的角色。我想是因为《团长》太厚重了,人物也非常鲜活,性格分明,相较而言,《士兵》有些太单薄了,人物也太单一,不全面。
    《团长》的结局书比电视剧延伸了很多,不解电视剧为何不要后面那段,个人认为还是用原书的结局比较好,龙文章这个人的形象会更全面,故事也更完整。终于明白孟烦了在看到弟兄们一个个死去时为何还能“苟活”,一则因他父母还在,要尽孝;二则龙文章死前叮嘱他试试能否让那三千人在他身上活下去。这样一句不似命令的遗言,任谁也不会违背的,所以孟烦了活了下来,且龙文章死后很少有他的内心活动,经历了这么多,终于平静下来了,这样才能好好活下去。
    感觉从“猪肉炖粉条”开始他们就合为一体了,后来的一个个缺失使这个整体体功能逐渐丧失,剩下的那些也不能完整了。李乌拉、要麻、康丫、郝兽医、豆饼、蛇屁股、迷龙、阿译,最后只有孟烦了和那个不知下落的不辣,可能回湖南了吧。龙文章虽然没有参与“猪肉炖粉条”,却是他们中最核心的一员,因他给了那群散兵游勇信心、希望、信念,是他让这群兵油子有了兵样,一个个成了战场上的能人。龙文章开始时是有私心的,他有自己的战争理想,他把这群人聚拢只是为了实现他自己的梦,像孟烦了诠释的那样,龙文章想发光,把其他人当劈柴烧。可南天门那战一千多人战死后他开始心不安宁,是他害死了这些人,他内疚、心痛,愧对南天门上的中国亡灵。可却未能磨灭他打胜仗的梦,直到最后那场“断子绝孙”的仗打完之后,他才彻底崩溃了,他对不起那些战死的兄弟,他不能心安理得地苟活,其实他该是早有死的心了,虞啸卿给他团要他带兵北上剿“共匪”只是一个契机,就算没这事,他也该是活不成的。
    书中张立宪并没有自杀,自杀的是中了毒气的泥蛋,张立宪在国共战争时投诚了,官位不错,并终于如愿娶了小醉,本来这该是孟烦了的结局,可却……让人心里不太舒服,但细想来也该是如此。孟烦了没有张立宪那么爱小醉,且经历了那麽多之后孟烦了根本融入不了其他人的世界,只有和那些与他共生死的兄弟一起他才是最自在的,像他自己所说,觉得和小醉之间隔了很多死人,小醉和他在一起不如和张立宪幸福,张立宪会让她读懂自己,而孟烦了心思太复杂,埋藏自己太深,小醉进不了他的内心世界。

看《我的团长我的团》,最初的几集没啥感觉,对人物的印象还是摆脱不了《士兵突击》,总觉得那一张张面孔都是七连五班老A里的生龙活虎;等看到稍微后面些,觉得自己开始被吸引了;再后面,我感到被某种东西击中,开始没有理由地魔障起来;到最后那几集,我深陷其中,并且我的心是一直被紧紧揪着的——为什么?因为我不知道电视剧会是一个怎样的结果(虽然当时对于小说的结局也并不清楚)。我先前听说过一点点关于那个所谓开放式的结局,引来无数争议,但是对于其中两个人物的结局我始终是坚信的,从我尚未知晓小说中结局是就已坚信:孟烦了必定幸存,因为他是给我们讲故事的人;龙文章必死无疑,因为……他真的没有一点点可以走出这个故事的理由。
顺便提一下,其实看到后面,除了有时龙文章使坏时能够让我觉察到一丝袁朗坏笑的模样外(这两个角色在某种地方确实有着相似之处),其他的人物在我眼里早已是彻底完全不同的两个角色。那天我把这两部戏轮换着看,我竟没有一丝串台的感觉!迷龙就是迷龙,老七就是老七;班长就是班长,烦啦就是烦啦……看到相同的班底用着完全不同的感觉演绎着另一个故事,这是一件很不容易很了不起的事情!想当初《三国》之后,刘关张曹几个曾经拍过《孙武》,我看了几集,留下最深刻的印象还当是叫孙武的刘备、叫伍子胥的关羽在干啥啥啥……
当初看《士兵突击》的时候,我最喜欢的两个人物就是史今和袁朗。史今让我感动,因他的那句“为了一个承诺”,而袁朗让我欣赏,因他的帅才和睿智。袁朗和龙文章,两者有着一些共同之处:才干、智慧、狡黠、自命不凡或是自以为是等等。然而,因为他们的地位处境不同,袁朗的优越感较为明显,他可以骄傲自负,也可以感到孤独,但是也许这样一个人物不会有无助绝望的感受。而龙文章有,他一向岌岌可危的位置,朝不保夕的性命,严重短缺的物资,缺乏理解的同僚——他无处可以倚靠,何况还有心头积压着的南天门上的累累一千座坟!就像烦啦旁白的那句话“他的孤独有多么孤独,他的伤心有多么伤心”。
龙文章经常表现得很猥琐,我向来最厌恶猥琐的男人,所以当龙文章在英国仓库被不辣打中左肩又被一群人蜂拥而上压倒在地之后奋力喊出的本剧第一句台词“我是你们团长”时似惊惶求饶且又相当猥琐的神情时,我对于这个人物的第一印象并不好,再加上疯疯癫癫神神叨叨,让我觉得这个人神经得莫名其妙。但是到了后面,他们终于逃命般地打过了江,却在南天门留下了将近一个师的弟兄们的尸骨,那个妖孽在江边长跪不起,我看见了他夺眶而出的泪水,看见了胸中万分的愧疚与哀恸。当他颤颤地站直,回过头用一种伪装后的坚强声音奋力挤出一句:“走啊,我带你们回家”;他终于被虞啸卿带走了,但是也只有他在日军打过江之后高喊出反击之声;他被带上了衙门公审,用一种戏谑荒唐的方式检讨着自己的罪行。每个炮灰都该恨他,但却每个炮灰都无法控诉他,最精彩的是阿译的辩护:“我若有幸可以犯下他的罪行,毋宁死乎!”;树林里,他又是一副猥琐小人的模样在虞啸卿的枪口下求饶乞命,“给我一个团,我头一个冲上南天门!”不算小气,可那副神情却真真不讨人喜欢。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我对于这部戏似乎有些着迷了。
他终于在祭旗坡当上了炮灰团团长,且时不时地还要带些脂粉玩意进城讨好领导枕边情人,以讨来些勉强的口粮和缺陷的武器。这种上不得台面的行为实在是不能为炮灰和大多数人所称道。但我却发现自己越来越能够理解他的这种猥琐与上不得台面了——他穷,没有底气,没有资本,他需要以一个卑微下贱的身影去讨好能让自己获益,满足愿望的人,不情愿,但是迫不得已。如果他是虞啸卿,或是袁朗,他完全不必如此。
再后来,他们去了西岸,接烦啦的父母,邂逅红色武装(其实这显然是为后文埋下伏笔的,可惜没能体现);他追回了失望离开的麦师傅,向他跪下,央求他给弟兄们一个活命的办法;再后面,他和烦啦同去侦察南天门,钻汽油桶,得到一手的地形情报,末了还一个人愣是把半死不活的烦了背回了祭旗坡,蹭的是血肉模糊;他明明知道如何攻下南天门,却在师部扮演着竹内连山,摆出一副“虞师必死”的阵势,因为这是一个彻底的绝户计划;最后,兽医的死触动了那根一直不愿去碰却始终存在的弦——“他们都还干净了,不亏不欠,尽命而为”;他终于带着他的炮灰团上了南天门,用他们的那种绝户打法,又死了很多人,活下的人守了三十八天……
我觉得龙文章必死,所以剧情发展越往后,我的心便揪得越紧。我发现自己矛盾得有些可笑,因为我发现自己其实是一直在等待着这场戏。我深信他必死,并且我也很想看段奕宏的演绎,只是,我却又不忍。就是这么一个十足的妖孽,他的眼神与泪水,他的孤独与伤心,无情地触碰到了我心底最无法设防的那块地方,他让我欢喜,让我欣赏,让我心动和心疼。我真的不愿意,看他就那样像缠着一身绷带纱布在师部直挺挺如大树般倒下并且是永远不再醒来。我不想他死,但是他却又真的不得不死,因为我也不想且更不忍心看他心力一点一点枯竭地却仍极度孤独伤心疲惫沉重地活着,肉体的死亡对他而言也许真是一件好事,一种彻底的精神解脱。
当龙文章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手里仍握着那支枪时,我屏住呼吸,我当时真以为他会举枪对着自己的头颅,发出砰的一声——从虞啸卿给了他这支枪,并且先前有一组镜头是:光线昏暗,他握着那支枪,颤抖着,眼神充满着绝望与愧疚,……这些,暗示着我,他会拔枪自尽——救援团已经到了,余下的兄弟们已经获救,而他已经欠下了一千多个弟兄的性命,况且,他一直在说“欠债还钱”。
他没有死。他们走出了树堡,看到了云霞流溢的天空,看到了怒江上重新架设的行天渡,看到了他们的虞师在东岸等待。历经磨难,死里逃生,那是一个多么美满的结局,充满着温暖与希望。紧接着,黑屏:六十年之后——耄耋之年的孟烦了行走在宁静美丽的腾冲和顺古镇,与他擦肩而过的,有成了观光车司机的团长、跳街舞的阿译、翻跟头的豆饼、真正做了医生的兽医、卖气球的克虏伯、迷龙和上官还有即将出生的雷宝儿的弟弟、搞环卫的康丫、巡街的蛇屁股、鉴赏着古玩的不辣、吵吵闹闹的小醉和张立宪、扫街道的余治,还有拿着摄像机的二十五岁的孟烦了……每个人的脸上,无论是微笑的、严肃的、羞恼的、安静的,都不约而同地写着生活的闲逸与从容。曾经的硝烟早已散去,一切也早已重归安宁,阳光下的生活充满着温暖与希望。我一直喜欢温暖的,充满希望的东西。只是这一次,这样的温暖与希望让我感到不真实,当它呈现在我面前时,我竟一下子感到从所未有的遗憾——我仿佛真的从未对于一部影视作品产生过如此遗憾的感觉——实在太仓促,太可惜,太遗憾了!我分明从这样的温暖与希望里,触摸到格外的无奈与感伤。当时我想这也许这是康导希望在最后给观众心中存有一丝温暖的念想与希望吧,毕竟这部片子沉重的东西实在太多(其实我挺感谢康导的善良的,尽管我始终感到无比的遗憾)。不过前几天在网上了解到,其实还是因为原先设计的结尾××审查没能通过,于是只能改成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个据说是相对最好的一个版本,还据称剧务组有人在剪完最后一组镜头后失声痛哭……
想到了另一部我也很喜欢的片子《亮剑》,它也本不该是那样结局的。李云龙的军校毕业论文写的其实是有关特种作战,这与当年在赵家峪吃了山本特种队一个大亏有关,并且也是埋下伏笔的,并非像电视里拍成的急于烘托出主题的《论亮剑精神》,其实这《亮剑》只拍了小说的前一小半,后面还有很多精彩的内容,包括丁伟的那篇有关中国领土防御重点的论文,赵刚与冯楠的命运,以及每个人物的结局——最后李云龙是用楚云飞送他的那支勃朗宁自尽的(这也是我当时为什么会想到龙文章自杀的缘由),李云龙死后,国民党军队广播了楚云飞的悼文,我还清楚地记得,那天芳看到小说最后,很激动地打电话告诉我:“我哭了。”我想,比起《团长》,《亮剑》是更没有可能拍完全的。
龙文章到后面总说“我希望事情是它本来该有的样子”,而这些个结局,本就不该是这样的。
所有人的感情已经随着剧情铺展蔓延如洪水般上涨到那里了,无论是演员还是观众,但这一切却在一瞬间戛然而止,感情宛若一个充满气的气球,一下子被泄了气。我宁愿,我想会有很多人宁愿,在那个时刻,那个无形却强大的气球可以发出响亮的爆破声,而不是这样发出令人懊丧的一记——噗,哧。

题目中的龙爷不是迷龙也不是龙文章,而是兰晓龙。在三八“腐女节”左右,我抱着电视把前八集看好几遍,自己个儿乐得不行,心想龙爷你算是随了我的心愿。
士兵突击的时候,腐女们就已经激动一片了,我们多长时间没见过这么纯粹这么可爱这么萌的片子了,不是新番跟风般矫揉造作的卖弄,也不是一群化浓妆的男人为了迎合口味的暧昧。真正的萌不是做出来的,而是挖掘出来的!
因为以下会有剧透,所以还没看过的同学可以止步了,要我说其实大可以不那么着急看下去,光这前八集看下来我已经觉的是奢侈了,故事怎么发展我到不那么在意,把一个一个小细节品到才是正途。
首先在前作几乎没有交集的史今班长和袁朗同志,今作终于有了个亲密接触,前作中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得到,作为总攻的大尾(读作:yi三声)巴狼袁朗同志对此安排是多么的怨念,而在本作中,他终于可以好好的将张译小朋友调戏一番了。
我在整个观看过程中忍不住管张译小朋友叫妈妈,因为我忽然意识到小朋友一直处于妈妈的角色,一副刀子嘴豆腐心的小媳妇样,萌的我不行。
具体情节目前我可以记得住的大致有几个萌点:
一是刚刚遇到龙文章时,大家解释说我们每个人都只有一条裤衩,没有办法对抗二十几个日本兵的时候,段段同志挑起了眉毛拿了根小棍儿挑起了张译小朋友自制的大坎肩,露出了他的中国裤衩,说道:“你们这叫裤衩吗?这才叫裤衩!”从此,段段同志就盯上小朋友不放了。
二是关于“三米之内”这个问题,因为妈妈的腿瘸了所以段段一直在强调让他保持在其三米之内的范围——即一巴掌能抽到的范围,而我们的小太爷居然就真的老老实实的跟在三米之内……妈妈!你怎么能被牵着鼻子走呢!
三是小朋友去给迷龙求情,遇上迷龙他媳妇追杀段段,便在一旁看热闹,结果段段不胜体力晕倒,小朋友立即就抄了块儿巨大的足以把迷龙打死的石头无比愤恨的怒向迷龙。哎。。。妈妈,现在也就只有你心疼他了>_<
四还是这个二把手的问题,小朋友就身份来讲是个传令兵,也由此成为了连接段段和其他人的人物,为迷龙求情的时候,林营长是指望不上了,最后还是小朋友众望所归代表大家去求情,很显然,小朋友在段段那是“很有面子”的。在整个过程中,小朋友都充当着妈妈的角色,充满理智的对抗着段段的“疯”。

另一个萌到我的是迷龙光着的时候让段段踹了个跟头,那镜头切换了又切换,单截出来绝对跟耽美动画没什么区别了,要不我怎么说龙爷随了我的心愿,段段你终于把他推到了!撒花~~

还有一个小萌是康丫和不辣,其实在大家满脸黑的情况下,我是到康丫死才意识到还有这么个人存在的……而康丫的死还有不辣给康丫的那朵小花融入了很多的革命情谊,具体可参见之前的情节(此处有个回忆片段)康丫闲得没事儿去招不辣,从路旁捡了一把小花插在不辣帽子上,被不辣打掉了,后来又拿了一大把叶子插在不辣帽子上,不辣怒了说你在弄我插死你,康丫满脸欠揍的乐呵呵的说,你插啊你插啊~(咳,有点少儿不宜了。)随后康丫死的时候,不辣拿了一把小花给康丫,康丫把它插在了不辣的枪管子里。(没看过的注意,确实是枪管子!没有一点指代和比喻!)

最后,到目前为止,邢佳栋同志还是处于总攻的地位的,他终于从受气的爸爸地位翻身了。

先是这样,别以为我太敏感了,再强调一次,萌不是做出来的,而是挖掘出来的,挖掘方法也不是我这么个分析法,最后还是得大家去看,我就是抛砖引玉提几个萌到我的萌点,谢谢观赏。

本文由牛竞技发布于牛竞技电竞,转载请注明出处:龙爷为自个儿庆祝了,争执的缺憾

关键词: 牛竞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