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牛竞技电竞 2019-08-16 01:4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牛竞技 > 牛竞技电竞 > 正文

临近的小兄弟,谈谈拐卖妇女

    这部电影想说的蛮多,不做好自己的准备,真的很难承担一个亲爱的小孩。
    我发现现在只要看完电影,就罗里吧嗦想说的一大堆,可能是岁数大了,但也是简单的从我的角度分析的人物。
    李红琴,当然是这部剧的主角,被拐卖的孩子的养母,抱养的孩子养母,她对孩子付出了情感,所以田鹏和杨吉芳才会一直忘不掉她,忘不掉她们的口音,想要跟她回老家。她是个社会最底层的农民,在深圳这样的城市,镜头切换她从地铁里面出来,衣衫破旧,发型老土,周围走过无数光鲜亮丽的时髦女郎,那种激烈的冲突的对比,一度让我想到北京站里那些个外来务工人员,他们什么都没做,但是就好像已经招惹了这个城市,让每一个路过的人都对他们产生敌意。镜头再切换到她去工地找唐青山,无数个农民工眼睛齐刷刷的望向你,这种感觉我在大学的时候做志愿者的时候去工地感受过。那种眼神,作为一个女性,很难不感到害怕。但是她也是果敢的,她甚至知道要跟唐青山发生关系来让他为她作证杨吉芳是捡回来的弃婴。
    她确实是社会最最底层的人,但是也恰恰相反,她也是最遵纪守法,按照这个社会给她设置的每一个程序在做事,她去派出所开证明,证明她没有拐卖儿童,她是妨碍公务罪才去做的牢。她去福利院看望她的女儿,她说出那句“那让我的律师跟你谈”,明显感觉的到福利院长的轻视的眼神。这个社会就是这样无形的就把人分成三类九等。
电影最后,她拿到她的体检报告,护士说,你怀孕了。她蹲在地上哭起来的那个镜头,真的是很让人心里五味杂陈。生活在农村的无知的妇女,她男人说她生育不了她就当了真。知道真相后的感受该是什么样呢?耻辱?难堪?怨恨?很难想象,也很难揣测。但是,就是这样吧,这种生活,无时无刻不让人喉咙发紧,感到难受。
    不得不称赞一下我们的小燕子,她演绎到位了。
    电影就是一张亲情牌。黄渤为了找田鹏,宁可被骗也要去一趟河北。张译演的韩总,扎着爱马仕的皮带,因为拐卖的孩子把每一个伤心的父母聚集起来,这看起来像一个组织,不知道为什么,也挺让人害怕的。佟大为的妈妈,因为自己是教师,而女儿犯罪变成了一个精神病人。
    最后再说说佟大为,怎么发福成这样了啊,挺着个律师必备的啤酒肚,律师这行也是挺让人失望的。
    电影演员也挺抱团的,张国强张译,小燕子柳红。还挺和谐的,黄渤咿咿呀呀唱那个“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也挺怀旧啊,哪部电影里的来的?

 

       请原谅我的拖延症,9月26日看完这部电影就决定写观后感的,却拖到了现在。其实最终治愈我拖延症的是很多人写的电影观后感实在是太像《看<妈妈再爱我一次>有感》这样的语文作业,于是我抱着好电影不能没有好影评的“雄心壮志”,实在是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牛竞技 1

       电影开拍之前,陈可辛让诸位演员坐在电影院里看这部电影背后的真实故事——2011年2月8日,田文军(黄渤)的原型在见到三年前被拐走的儿子田鹏原型的那一刻,大声嚎哭,和电影中的场景没什么两样。李红琴(赵薇)的原型说:“以前这屋子里有五六个人,现在他们都不在了,很冷清。”

  《亲爱的》是2014年上映的以打拐为题材的电影,由陈可辛执导,黄渤、赵薇、郝蕾、佟大为、张译等一众著名影星主演。该影片主要讲述了和妻子卢晓娟离婚分居的田文军(黄渤饰)将自己的孩子疏忽走失了,之后便开始了长达几年的寻子之旅,在以韩德忠(张译饰)为首走失孩子的父母组成“万里寻子会”的帮助下,在李红琴(人贩子的妻子,赵薇饰)的家中找回了失散多年的儿子,之后李红琴的另一个女儿吉芳被怀疑也是被拐来的,李红琴被福利院拒之门外,只能找高夏通过法律途径争取孩子的抚养权,高夏起初是个圆滑通于世故的律师,被李红琴的坚持感动后免费作为她的代理人的故事。主线其实就是简单两条,寻找丢失的孩子,领养自己的孩子。里面有个小插曲,影片最后李红琴在医院检查出了怀孕,才发现丈夫说自己不能生育一直欺骗她,我们有理由相信他的丈夫已经出轨(他不能对法律上的妻子啪,否则谎言就露陷了),所谓从工地上捡回的弃婴很有可能就是丈夫在外面的私生子,李红琴一直争取领养权的被遗弃找不到生身父母的孩子却是她丈夫和外面小三的孩子,确实是挺滑稽的。(脑洞有点大)

       也在同样的三年前,一部同样是以真实事件为蓝本的小说《熔炉》在韩国受到关注。后来,这部小说同名电影中男主角的饰演者孔刘极力奔走,促成了小说的电影化。2011年《熔炉》上映,并成为当年韩国十大法律新闻事件之一,其所造成的无与伦比的效应将聋哑学校虐待和性侵残障学生事件推到幕前,更是促成了相关法律的修订和“熔炉法”的通过。

   这部电影质量就不用多说了,在艺术上是一部很成功的电影,在商业上也取得了很大的成功。黄渤全程在卖力演出,完美的塑造了一个爱孩子,有勇气,不放弃,坚强,冷静,睿智的父亲形象,他认为孩子是自己的疏忽走丢的,内心一直对前妻怀着歉意,但我认为一直给他动力的让他坚持下去的一定是作为一个父亲的责任,父亲的孩子满满的爱意。寻子之路艰辛且曲折,全国各地奔波,还到处被一些利用别人找孩子急切心理去行骗抢劫的人,到最后连骗子都懒得骗他了,丢失孩子的消息自此也石沉大海,寻子巨大的花销让他连房租都付不起了,只能找一些临时流动的工作区继续这茫茫人海中找到自己唯一的孩子的任务,他不知道自己什么能不能找到,什么时候能够找到,孩子还在不在人世,找到孩子后孩子还能认识这个一直在找他的父亲吗?

       在地震、明星离婚、吸毒嫖娼、贪官落马这样一个大事件频发的时代,这样一个算不上新鲜也不够刺激的以“打拐”为主题的电影,弹到了我们的神经末梢,继而反射到泪腺、鼻腔以及哽咽的喉头。没有娱乐至死,没有祭奠历史,没有文艺逼格,更没有鲜肉走秀,在我们那耳闻目睹的G点愈来愈需要花样百般的刺激时,《亲爱的》来到我们面前。

 好了,废话也不多说了,谈谈这部电影法律方面的问题吧。首先,开篇田鹏走失后田文军三小时后才发现自己的孩子找不到了(小伙伴以为他回家了,在前妻那也没找到),于是向派出所报警,派出所的警察小哥居然说失踪人口24小时之内不会立案,简直是一派胡言,这应该是这部电影最大的败笔了。我国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依法惩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意见》第8条第2款: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经审查,符合管辖规定的,公安机关应当以刑事案件立案,并迅速开展侦查工作:接到儿童失踪或者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的妇女失踪报案的;田鹏当时三岁,一个孩子失踪了,非得拖到人都被转移到了外地才展开工作侦察,还理直气壮说什么这是符合法定程序。刑法第240条规定:拐卖妇女、儿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而拐卖妇女儿童罪是要行为人主观上具有出卖的目的,只要行为人以出卖为目的实施了拐骗、绑架、收养、贩卖、接送、中转被拐卖妇女、儿童行为之一的,即构成拐卖妇女、儿童罪。电影中杨某是趁乱在人流中将田鹏抱走,将其带回家中,目的是为了自己收养还是将其出卖给第三人盈利我们不得而知,拐卖妇女、儿童罪未遂与杨某拐来自己收养(这个罪名还有待商讨)在外在形式上很相似。根据我的主观,杨某骗妻子说其不具有生育能力,将自己与小三生下的女孩让自己的家庭收养,农村乡土观念比较严重,一个家庭没有男孩就没有继承人了,所以杨某才会拐骗一个男孩有自己收养。杨某主观上并不具有出卖田鹏盈利的目的,所以不构成拐卖妇女、儿童罪。至于李红琴构不构成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关键是看她知不知道或者应不应当知道田鹏是被拐来的,影片中李红琴一直坚称自己对于丈夫带来的这个孩子来源并不清楚,所以她也没有判处收养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但她却因为妨碍公务罪蹲了半年的监狱,刑法第242条规定: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工作人员解救被收养的妇女、儿童的,依照本法第277条规定定罪处罚。在田文军和韩德忠从李红琴家中解救田鹏的时候,李红琴紧追不舍,现场发生了肢体冲突,引发了村民的暴力围堵,此时警察并没有行动,而是田文军等人提前擅自行动,如果最后警察没有出现,也就不构成妨碍公务了,但最后警察出现了,李红琴和村民群众仍不收手,警察鸣枪示警,这个过程中李红琴构成妨碍公务罪是无疑的,,判处六个月拘役合情合法。

       令人哭笑不得的电影才是好电影
       (除田鹏和吉芳外,文中角色名都以演员名代替)

    影片后半部分讲的就是民妇李红琴争取抚养权的斗争,这里面出现了一个有意思的角色——高夏。高夏起初当律师也只是为了骗骗钱,处事非常圆滑,油腔舌调、两面三刀的处理一些法律问题,还做出了假冒国家工作人员和同事合作解决案子的滑稽事(这种律师应该是少数)。当李红琴来找他代理,他也是帮别人应付,到处打马虎眼,要高价,端着一副架子,后来他也为李红琴的纯粹的母爱,义无反顾的坚持所感动,别人都不愿接这个赚不到钱孩打不赢的官司,他接了,不为了钱,这一回真正的为了公道,为了这个在国家机器面前无力的弱势女子,为了作为律师的良心。下面谈谈《收养法》,《收养法》第四条规定:下列不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可以被收养:1.丧失父母的孤儿;2.查找不到生父母的弃婴和儿童;3.生父母有特殊困难无力抚养子女的生父母。李红琴的女儿吉芳下落不明,而她的丈夫也早就死了,死亡的人说过孩子是捡来的弃婴也不具有任何效益,李红琴只能去工地上找曾经目击过丈夫捡孩子的同事来证明这个孩子不是被拐来的,而是无主被捡来的。那个农民工为了不找自己的麻烦,几次更改口供,李红琴为此还献出了自己的身体。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口供作为证据的弊端,更可怕的是这些底层人对法律的漠视,用物质利益凌驾与法律之上。福利院当时认为既然田鹏是被拐来的,吉芳也很有可能是被拐的,而不是杨某所说的从工地上舰的弃婴,这种猜测不无道理,同时也是为了社会效益的考虑,被拐的孩子不能再回到人贩子老婆手中。福利院没有错,李红琴爱自己的孩子,争取自己孩子收养权也没有错,错的应该是这种僵硬的体制,高夏也只能继续上诉去争取李红琴的收养权。收养法第6条规定:收养人应同时具备下列条件:1.无子女;2.有抚养教育被收养人的能力;3.未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收养子女的疾病;4.年满30周岁。李红琴在影片最后被查出了怀孕,如果那个孩子生下来,那么她的收养人资格就会消失,也就在争取吉芳收养权的官司中败诉了。

       黄渤(田文军)和郝蕾(鲁晓娟)离婚,共同承担起抚养儿子田鹏的责任。一只黑猫的出现和消失,正好与田鹏被拐走相吻合。黑猫不是警长也不是妖怪,它似乎就是诡谲和灾难的征兆,也有点像赵薇(李红琴)嘴里那个“老实人”的化身,悄然改变了一众人的命运。

   最后我想说的是,拐卖儿童对一个家庭的影响是无法弥补的,每个孩子是父母的唯一,无论什么都填补不了这块感情的空白。拐卖孩子进入一个陌生的环境,还可能遭到人贩子的虐待,限制自由等人身侵害,造成心理上的阴影,而且找回孩子对孩子而言也是一次二次拐卖,影响孩子健康成长,破坏了两个家庭。要杜绝人口的拐卖,并不是喊一句“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就可以的,我们要从法律的源头加以规避,父母平常带孩子出门多张个心眼,只有经济发展缩小地区发展的不平衡,这种人口的输送才会彻底终止。

       从黄渤用口香糖粘电线到他和郝蕾拌嘴,从“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到小混混闹翻网吧,如果说这些都是铺垫的话,那离婚二人组加入万人寻子会算是唱出这部戏的第一拍。

                                                               

       万人寻子会的阵仗一度让我觉得眼熟,张译(韩德忠)拿着麦克风让丢失孩子的父母做分享发言:一位母亲说一定要找到孩子,不能生第二胎,要不然就是对丢失孩子的背叛;一位母亲说她能在一堆孩子里一眼就能认出有没有自己的孩子。最后大家围成一个圈拍手喊:鼓励,鼓励,鼓励鼓励(停顿)鼓励……这些画面分明有种传销组织洗脑的即视感,却在一群悲情人物的倾诉场合蔓延开来,有点可笑,也有点滑稽。没错,就像黄渤对郝蕾的“高帅”“后夫”说的那样:你说你理解,可你其实没有理解。是啊,只有同病相怜的人才懂相濡以沫。在高帅看来,郝蕾不和他过性生活是冷淡,是心理疾病。而我也明明知道万人寻子会上的失子父母是因为内心的极度焦虑和无助需要一帮有着共同遭遇的人互相倾诉、互相安慰、互相鼓励,可我还是因为并不理解的理解,在张译把老龟扔到水里时咧嘴笑出声。

       当赵薇从窗户外“抚摸”吉芳时,我觉得这场近在咫尺的注视定会令人泪崩,可当镜头切换到赵薇是站在三层楼高的空调机上时,那种本来要决堤的情绪被这种“反差”堵了回去。

       好的电影大概就是:眼眶里的H2O很有张力的布满眼球却不外溢,如鲠在喉时却长舒一口气。

       中国人就是不懂得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问题

       佟大为(高夏)是导演画龙点睛的一支笔,导演也试图通过他来传达自己的想法:一方面,通过佟大为的嘴说出了“中国人就是不懂得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问题”、“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命”这些观点;另一方面,通过佟大为让大部分面对屏幕同情泛滥、爱心膨胀的人认识到在面对现实中的李红琴(赵薇)时自己的态度和立场——我们极有可能就是穿着白衣黑裤、头发抹得油亮、眼镜戴着斯文的佟大为,在写字楼里琢磨着“奋斗”与“理想”,自我标榜为善良正直不随地大小便的素质青年,然后很有礼貌地告诉赵薇:“律师没有空”、“你当我是星期天呢”、“没钱你可以去找法律援助啊”。

       不过,佟大为身上有导演给他的使命,最终走出了冠冕堂皇的高楼,并亲眼看到了人贩子老婆遭到万人寻子会会员们的人身攻击。
除了屏幕前的观众和屏幕中当事人之间的角度问题,从影片本身看,“中国人就是不懂得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问题”这句话从始至终反映在电影里人与人的纠缠中:以黄渤张译为首的寻子父母有他们的不幸伤悲,人贩子妻子赵薇也有她的不知无罪;黄渤和郝蕾有他们的救子心切,警察有他们的24小时出警制度;郝蕾心里有对田鹏的愧疚,高帅心里有对一家三口幸福生活的向往;张译夫妇对“寻子”有忏悔不完的深重罪孽,计生办的工作人员也需要“国家规定的”死亡证明;在法院,赵薇有对吉芳的母子情深,福利院有对吉芳的“为长远计”,法官还得边听案子边倒水,挤时间做做眼保健操,有一天审不完的案子结不了的纠缠。

       在这样的一场场对抗与纠缠中,如果我们站在每一个人的身旁思考问题,也许哪一个人都是对的。可是,发生这样的事,难道就没有人错了吗?(饿不饿,我给你下碗面)

       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命

       这句话还是导演通过佟大为的嘴传递出来,佟大为就是导演的“经纪人”啊!

       我觉得影片中存在三类人:认命的、不认命的、不得不认命的。

       先来说说俩认命的:

       在寻子路上,郝蕾和张雨绮(樊芸)都是很被动的:张雨绮不必说,一开始张译组织万人寻子会到后来张译坚持不住要生孩子,张雨绮一直是那个站在背后的女人。而郝蕾,在没丢孩子前,他是个不认命的女人,面对在大城市“创业失败”的黄渤,她不甘心每天守着网吧和小卖部看孩子,她想使劲地爬上去。如果没有发生意外,她是可以嫁给高帅,一路开着奥迪走上人生巅峰的。可是从她参加万人寻子会蹲在地上哭那一刻起,她就认命了。她对田鹏心中的愧疚感会存在很久很久,她不想和高帅过性生活,不想生孩子,等田鹏回来以后还想收养吉芳,可最终还是因为她和高帅分手而没收养成。她和高帅冷战,她在高帅发完飙以后牵着田鹏的手一句话没说的离开,她一直比较安静,所以,她这个认命的角色注定了她是要“克制”着去演的,所以郝蕾真是棒棒哒。

牛竞技,       再来说说俩不认命的:

       赵薇的抗争不必说,她从孩子被抢走那一刻起,就一直在抗争,从想通过向警察叔叔撒谎留住吉芳,到抱着女儿试图冲出派出所,从向孤儿院院长争取看看女儿到爬上空调机顶和女儿隔窗对望,从请求老乡帮忙作证到为了争取女儿的抚养权“出卖”肉体,从研究《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认真做笔记到死磨硬泡佟大为,她一直在为自己拥有的“权利”做斗争。

       黄渤是一个有魄力有胆识有思想的人,要不然郝蕾也不会看上他还给他生个儿子。虽然他最终成为这个大城市一隅里创业没成功的网吧老板,可是在该不该放未成年人进网吧这件事上,他犹豫过。后来与那几个小混混在看守所的过道里擦肩而过的几秒钟里,不知道他是否体会到一番意味深长。是啊,简单看的话,如果他没有放那几个混混进网吧,也就没有后来的骚乱和烂摊子,田鹏也不会在混乱中跑出外面玩耍,也可能就不会有这么一连串的故事。

       在寻子路上黄渤也从未放弃,也没主动流过泪,他有时宁愿知道对方是骗子也要去试试,从他挂掉郝蕾的电话就能看出他俩的不一样。当被骗子围追时,他抗争不过求饶,求饶无用跳江,黄渤不是莽撞,是不信找不到。找到孩子后在楼梯口的撕心痛哭,与其说是千辛万苦辛酸路的情绪崩塌,倒不如说是三年寻子终不负的百感交集:从放未成年人进网吧到孩子被拐,从救了猴子到找到孩子,这其中是否存在着一丝一缕的因果纠缠?

       有的人会质疑这两个人:一个农村妇女怎么脸那么干净?一个网吧老板怎么衣服那么整洁?我觉得最好的解释就是:他们比很多人都活得有“尊严”,能屈能伸,信念不倒。

       最后一个是不得不认命的:

       当黄渤抱着田鹏回去睡觉时,张译发来短信,他说他坚持不住了,自己做了那么多,最后找到的却是黄渤。

       寻子路上,张译那个“无声胜有声”的猴脑故事在构建到猴脑卡在桌子的孔里时被张雨绮打断,像极了给人留下无限遐想的鬼故事。当黄渤发现了那个蠕动的麻袋,众人揭开麻袋的一刻,最刺痛的一定是张译。按理说,张译夫妇背负的罪孽自此得到救赎,而他们最后选择“背叛”妥协生孩子,他认命了,这些都像是上天的安排,一切也似乎水到渠成。

       影片结尾,赵薇得知自己怀孕蹲在那里,镜头拉远,这是一个没有答案的结局。也许导演自己也在纠缠,他可能实在不想看赵薇那么执着却又屡遭碰壁的走下去,给了她一颗看似希望的种子,让她自己去选择。其实,我觉得,与其是导演的安排,倒不如说是上天的安排,冥冥之中有一双手操纵着一切: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命。

       人性在繁荣中的沦陷

       在深圳街头,赵薇告诉佟大为,她男人死之前告诉她,让她这辈子不要来深圳。是啊,赵薇口里的这个“老实人”也许自己都不会相信自己会拐孩子回家。那个不愿惹麻烦的老乡,需要赵薇用“肉体”来换取证词,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大都市,这样一个本应老实的乡里人也懂得了互惠互利的手段。外面的世界很精彩,里面爬满了虱子和蟑螂。

       影片开头,在城中村湿漉狭窄的巷子里,黄渤因为找不到那根红绳而用嚼过的口香糖把两根线粘在一起,千丝万缕的电线相互纠缠,谁又能知道谁会与谁扯上关系。镜头闪过的地方,暗喻“田鹏”的红绳就在某个角落,于这千丝万缕的“电线”之中,荡漾了本不会有任何纠缠的两个家庭的命运。一句“别让孩子吃桃,他会过敏”将这种纠缠推到极致,人世间的太多相遇也许就是一场阴差阳错。

       导演打了那么多“擦边球”,我们不能辜负他的“别有用心”

       看完影片,关注最多的点是赵薇的演技、素颜和安徽话,黄渤是怎样演哭戏的,郝蕾教你怎样进教科书……最后来一句:这是一部满是爱(换词填空:亲情、虐心)的电影。再多点的,提一提这是一部关于打拐的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催泪电影,提醒下没看过的人备好纸巾,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难道这仅仅是一部“大爱”的电影?

       从“国家规定的”24小时立案制度到公务人员向张译夫妇要头胎的死亡证明,再到赵薇与福利院长的对抗,再到法官大人把原被告双方挨个数落一通,牛逼哄哄对赵薇说“我让你说话了吗”,陈可辛以打太极的方式,挑战着广电总局的电影审查制,通过打各种擦边球直面现下制度把各种涉及到的体制问题一针见血地指出来,却又点到为止,不失诙谐。

       我真的觉得陈可辛做到这点非常棒。

       很多人说《熔炉》、《素媛》,说看人家韩国能拍出这么好的电影,沉重、厚实、有力度、敢挑战国家机器。可是,我们的导演在审查环境如此差的条件下,正通往努力去拍那样电影的路上的时候,被我们高冷地忽略掉了。如果说张艺谋的《归来》谈文革没法唤起我们这代90后的共鸣的话,打拐这样离我们很近却也很远的题材,是足够能扎到我们的。

       只是,我希望,我们能感受到的不仅是它扎到了,而是它扎得如此之深。

本文由牛竞技发布于牛竞技电竞,转载请注明出处:临近的小兄弟,谈谈拐卖妇女

关键词: 牛竞技